再生能源(新能源再生资源有限公司)

8

能源|中国可再生能源产业前景分析

国家能源局要求,四川、云南、广西要通过多种渠道推动地方电能替代,提升地方可再生能源消费能力。

那些关于卖电的事情

2017年,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轨迹犹如过山车:太阳能和风能价格下跌,中国全年顺利完成太阳能设备安装目标,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在美国推出《巴黎气候协定》。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未来可再生能源行业有哪些机遇和调整,前景如何?

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有利因素

(一)政府采取多项办法促进新能源消纳

为了促进新能源的消费,政府不仅增加了当地可再生能源的消费,还扩大了跨区域交易的规模。国家能源局要求新疆、甘肃、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河北等地结合北方地区清洁供热工作,尽快扩大风电清洁供热规模,通过风电企业与电采暖企业和各类电采暖用户进行电力市场化交易,实现符合清洁低碳发展方向的风电供热。有关省级能源管理部门要引导地方政府组织风电和电采暖企业,在电网企业和电力交易机构的支持下,建立风电采暖合作机制。新疆、甘肃、内蒙古等严重缺电地区应督促自备电厂企业参与系统调峰运行,消耗可再生能源,通过合法合规的直电交易或替代发电,扩大自备电厂对可再生能源的消耗。川、滇、桂应利用各种渠道进入推进本地电能替代,以提高当地消费可再生能源的能力。

同时,国家能源局还强调,地区电网应加强省际互助和省际备用共享,统一调用地区调峰资源,合作消耗可再生能源电力。电网企业应挖掘哈密-郑州、宁夏-浙江、酒泉-湖南等跨省跨地区输电通道的输电能力,优先输送可再生能源。相关能源监管机构应每年监测和评估可再生能源在跨省和跨区域输电渠道中的比例。国家电网公司、中国南方电网公司、内蒙古电力公司等。会同电力交易机构,扩大跨省、跨地区电力现货交易,吸收可再生能源电力。东部和中部地区可再生能源消费的地方政府和电网企业要将本地区煤炭消费的减少与消费区域外可再生能源和电力的投入结合起来,在跨省跨地区的输电通道末端积极与地区政府和电网企业对接,优先扩大本地区可再生能源的消费和利用。

(二)政府将加快电力市场化改革步伐

为了更好地发展可再生能源产业,政府明确表示,要完善市场机制,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进一步完善可再生能源电力绿色证书交易机制,推进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度实施,加快电力市场体系建设,完善市场交易规则,加强市场监管,实现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从依靠政府向依靠市场的转变。

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不利因素

(一)财政补贴依赖大

目前,可再生能源补贴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一是补贴资金存在缺口,可再生能源关税附加金额不足以满足可再生能源发展需求。2015年,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达到300多亿元。另一种是补贴长期拖欠,发放补贴手续复杂。首先,电网必须计算可再生能源产生的电量,并且

我国的电力系统以传统的能源火力发电为主,不适合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的并网要求,具有明显的不稳定特性。在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达到50%以上的地区,传统火电成为灵活的调峰改造技术,可再生能源发电与其他电源协调发展的技术管理体系尚未建立。大规模并网仍存在技术障碍,难以有效落实全额保障房收购政策。

(二)电力系统的调节性能不够

目前相应的宏观政策衔接不太好,包括能源本身的产业政策和财政、税收、金融、土地、环保等政策配合不太好。无论是天然气还是电力,调峰矛盾都是一大矛盾,目前没有很好的补偿机制。在价格方面,除了缺乏良好的市场化外,政府定价仍然是固定的、单一的,相对刚性、不灵活。

(三)体制机制亟待完善

2016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为5.7亿千瓦。我们预测,2018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将达到6.2亿千瓦,未来五年(2018-2022年)复合年增长率约为3.57%,2022年为7.1亿千瓦。

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预测

2016年,中国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量为亿千瓦时。我们预测,2018年中国可再生能源消费量将达到1.76万亿千瓦时,未来五年(2018-2022年)复合年增长率约为9.96%,2022年为2.57万亿千瓦时。